作者:Kimy
 
时光回顾
载入中。。。
我的相册
最新日志
载入中。。。
最新唠叨
载入中。。。
最新留言
载入中。。。
博客登陆
载入中。。。
友情连接
博客信息
载入中。。。
 
 
载入中。。。
http://zjf73827.blog.lwinfo.com/index.html

载入中。。。
母亲与老屋  [作者:zjf73827 日期:2017-4-23 11:10:00]

母亲与老屋

母亲对老屋的眷恋超过了所有人!

老屋是在母亲跟着父亲之后,新建起来的。那时,曾祖父还健在,是在他的主持下,及本家众多叔叔大爷们的帮助下,老屋才得以建立起来。母亲常常对我们说起,那个时候,多亏了曾祖父,全家人在他的指挥下,快速有序的盖起了老屋。至于曾祖父的名讳,在老屋拆除的时候,从北屋檩条上写的字就再次得到了确认。母亲说,那时她还年轻,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累,每天和男劳力一样干活,活泥,推土,搬砖等等重活,她都干过。在老屋慢慢长高的过程中,留下过她的一锨一锨铲土留下的汗水,也有被砖石瓦块碰伤的经历。

老屋盖起来之后,在母亲和父亲的一起操持之下,屋内的设施慢慢的充实起来。从煤油灯到电灯,从土炉子到液化气炉,从收音机到电视机,从挂钟到石英钟。老屋内的陈设越来越多,越来越完善,算是跟上了时代的步伐。能够添置上这些东西,母亲常常说,作为地地道道的农民,能有什么本事呢?只不过是比别人下更多的力气,吃更多的苦罢了。父母每天干活总是早起晚归,到了晚上,没有电的时候,在老屋的院子里,一家人坐在院子里,地上铺上一张席,随意的坐着,就是我们听母亲拉呱的时间,听她讲那些不知道从谁的嘴里听来的轶闻趣事;有时,还让我们在她的后背上挠痒痒,算是解解乏,那种感觉舒服极了,一家人享受着一天疲惫之后的闲暇时光。

等到镇上鼓励拆迁旧房屋交钱的时候,母亲却有点舍不得了。倒是父亲很是通达,也是几个同辈的叔叔大爷都交上钱的缘故。周围的几户都交了钱,加入了拆迁的行列,房前屋后的邻居都成了被拆迁中的一员,都打算搬到楼上去住,在晚年享受一下城里人的生活方式。母亲对此却总是舍不得,放不下,言语中不时露出后悔之意,却也没有什么办法。随着,拆迁的日子越来越近,母亲越发的不舍起来。毕竟是自己亲手添砖加瓦盖起来的!老屋的每个角落都有属于自己的汗水。母亲留恋老屋里的每一个物件,每一个地方。总觉得在老屋住了这么长的时间,一下子就这么拆了,就是不习惯,不适应,不方便。

等到挖掘机真的来了,母亲在舍不得的心情中,还是服从了村里的安排,没有当一个钉子户。把家里的家什、农具等杂七杂八的东西搬了出来。没想到,居然摆满了邻居家的院子。看着老屋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轰然倒地,母亲的心里肯定不是个滋味,但脸上却没有什么。这毕竟是住了近四十年的老屋!要是说一点也不心疼,那肯定是假的!不但是母亲,周围邻居家的叔叔大爷们在看到自家的老房子被拆掉之后,心里痛快的真的是一个没有!这可能与当初的意愿相左。农民们离开与自己的土地最为贴近的家园,转而到距离自己的土地较远的地方居住,肯定是不方便了! 干农活用的众多农具,根本就没有地方摆放!

即使拆了老屋,母亲和父亲在每次回老家的地里干活的时候,还是把这里当做一个落脚的地方。还是把锨、锄头、镢等农具放在这里。毕竟,放在距离地远的地方还是不方便。于是,利用周末和假期的时间,我就赶紧的回家,用家里的锨铲散落在院子里的渣土。用了一段时间,硬是清理出了一个小空地来,临时搭起了两个小简易的棚子,用来放置农具等杂物,供父母在回老家干活的时候,临时落落脚用。

 老屋与母亲就是这样,似乎是交织在一起,融合在一块,老屋里承载着她劳苦的记忆,半生的陪伴,一场说来就来的拆迁,母亲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慢慢的消化掉的!

 

发表评论:
载入中。。。